> 新闻中心 > 国际 > 正文

网易VS吴悠 不接收打人者报歉 递律师函查究到底

导读 近日,吴悠被打事件回升成了网络的热搜词。在从云南回到北京之后,吴悠接受了网易体育的专访。 吴悠给人的印象一直很坦荡,KEEP DA DREAM ALIVE 在世俗中出家,是他微博上的标签。固

近日,“吴悠被打”事件回升成了网络的热搜词。在从云南回到北京之后,吴悠接受了网易体育的专访。

吴悠给人的印象一直很坦荡,“KEEP DA DREAM ALIVE 在世俗中出家”,是他微博上的标签。固然恶性事件已从前了3天,但吴悠念叨到此次群殴事件时,表情却写着气愤。15年的街球生活,吴悠一直推进着这项“舶来品”发展。同时近些年也蒙受着“街球王”头衔背地的争议跟压力,网友探讨着关于他的脏动作、以及跟着年纪的增加导致状况的下滑。但对这次群殴事件,用他的话说,已冲撞底线,不能容忍。

网易体育:能谈谈林景元的道歉吗?

吴悠:我们上学那会儿打架仍是要开革的,他这都跟没什么事儿似的。我们不须要报歉,而是说他这边如何表白歉意,咱们不需要对不起,我们需要一个男人负责带来相干的连带义务。我不接受道歉,但我乐意接收他道歉之后所承当的责任,所受到的处分,这个才是一个表现歉意的方法,不是说对不起,我也会说对不起。

网易体育:群殴事件不断恶化,你自己心理状态是如何?

吴悠:没有事态的变更,真相始终就在那里。我们需要把本相说明白,无论是什么,都没必要波及到打架。不管在nba还是街球场都有可能发生矛盾,然而他们(队友)不劝架,而是直接上来打人。实践上大家都打过球,肢体上的抵触都会被化解,裁判把持也好,双方队员也会本人拉队友,避免事态的产生,但他们直接是冲出来蹦着就开端打了,所以说这个念头不纯,不是为了竞赛了。我跟他撞个胸,只是说我对照赛有看法,我感到这个很畸形,而不是奔着打架去的,但是他掐我脖子,岂非我不应当推开他吗,理论上他掐我脖子我很恼怒,我盼望这就完事了,这就停止了,而后持续比赛,但他们冲上来就打了,就是奔着打我来的。

网易体育:你是如何看待网友将此次事件与之前脏动作的接洽?

吴悠:假如是因为我之前的脏动作该打,那这就错误了,不是说水军站不住脚而是这事就算是我们来了10个人,他们来了10个人,他先着手打了我了,我们最后打赢了,我们也要为他负责。我认为我们作为一个男人来讲,有冲突有暴力,事情结束当前就要敢于担负,这是我更想说的,而不是说,我打赢了他们然后在网络上友人圈上,我把吴悠打了我牛逼了,成民族好汉了,这不是好笑的一种行为吗?


云南队员冲突后发朋友圈

网易体育:接下来你们将如何处置这次事件?

吴悠:接下来我们会递律师函,然后所在人的单位和学校一定要给予相应的处分和丧失弥补,而且他们需要当面跟我们道歉。我会追究到底,不论5年10年这事儿都得办了,这事没完,已经触犯到我的底线了,我素来没人这么不依不饶。这事儿换到我身上,我打了人,我还心安理得把手机一关,警察也找不到我,我能够心安理得地睡觉,然后去学校吹牛X说,我把吴悠打了,旁边还有人说,打的好,这都牵扯到人道的问题,我不许可这种事态的发生。

网易体育:这两天你的微博评论充满着地区漫骂,你是如何应对?

吴悠:对我没什么影响,对我精神上的损害,赔不赔钱对我们不存在什么影响,但我受不了放纵这种事态的发生,这些打人者逃出法网,所以我要用所有所能把这事水落石出,而且让施暴者所做出的行动付出代价,乐意说为此付出良多许多都在所不惜。我甚至用毕生都要把这个事情解决了,在我这过不去了。他们还说自己伤了手指,想想都晓得是打我们打断的,还能在媒体公然的情况下肆意倒置。

网易体育:你之前办的街球赛呈现过相似裁判的问题吗?(注:据吴悠队员叶天爆料,现场的三名裁判都是来自云南财经大学,都是对方选手的校友)

吴悠:我办过的街球联赛也涌现问题,我直接把裁判叫去开会。而且我们裁判都是从体育局找的,裁判程度是没有问题,但裁判搀杂个人因素,那就不容许了。主办方也存在问题,说找裁判要找形象好的,结果找来一个女裁判,说他长得美丽,结果判罚十分偏袒。

网易体育:今天网上有一段云南街球队下黑脚的视频,你们赛中是如何应答这些负面影响?

吴悠:对方在找挑战的机遇,成果我给了他这么一个机会(上前撞胸)。之前对云南这支球队的印象还挺好,在这场比赛之前还看了他们的比赛,还给他们鼓掌。但在比赛中他们不断下黑脚,我就跟队友说,这场比赛我们必定得赢,由于他们太黑了,我们一定要赢下比赛。先不说对手(和裁判)什么关联,他们(裁判)这么左袒,现场这么倒戈,也能看得很清楚,助长了这些事件一直地进级。之前也碰到过这种情形,但现场安保和裁判节制的好,没能发生这类事件。之前(在沈阳比赛)我跟对方下黑脚的人也推搡了一下,也没有涉及到群殴和打架,但到这却发生这种情况。而且在摩擦发生之后,三个裁判就看着我被打,没上去拦,这是裁判应该做的吗?

网易体育:对于群殴当晚你的妻子杨舒越被推,你对此的立场是什么?

吴悠:涉及我家人的事,这是我的底线,相对不能容忍。

网易体育:今天主办方也对你们抒发了歉意,你是如何对待他们的申明?

吴悠:我们不需要说我试图去辅助你怎么样,我们需要的是拿出举动来谈话。

网易体育:接下来步队有什么部署?

吴悠:接下来我们会去美国打比赛,剩下来的时光就把这事处理了。

 

将本消息分享给你的挚友: 更多 上一篇:诺天王:两年合同兴许打不完 视明年身材状态而定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