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布互动 > 最美青城 > 正文

海口马拉松赛遭吐槽 看国外马拉松怎么不扰民

导读 [ 摘要 ]如何组织一场不那么扰民的马拉松?国外组织者教你:让专业人士运营,政府不当组织者;当时和当地社区居民、商户沟通,获得其认可;若当地居民不批准,组织者必须修正线

[摘要]如何组织一场不那么扰民的马拉松?国外组织者教你:让专业人士运营,政府不当组织者;当时和当地社区居民、商户沟通,获得其认可;若当地居民不批准,组织者必须修正线路。

1月11日,地方官媒公然责备海口马拉松引发交通拥挤,质疑主办单位富力地产“有钱也不能买下一个城市的交通”。其实,要组织一场不那么扰民的马拉松,国外已经有不少可以鉴戒的经验。

如何组织一场不那么扰民的马拉松?国外组织者教你:让专业人士运营,政府不当组织者;事先和当地社区居民、商户沟通,取得其认可;若当地居民不赞成,组织者必须修改线路;由专业人士对赛事进行风险评估,组织方必须采取措施减少对居民干扰和安全风险;在线路设计和时间安排上,组织方也需要尽量减少对居民日常交通的干扰。

在国外,多数马拉松由非盈利的专业组织运营:伦敦马拉松由伦敦马拉松有限公司运营,其480万英镑盈余全都交给慈祥基金会; 在中国,政府则同时负责赛事审批、监管、运营,有好处输送之嫌。

在中国,马拉松赛事的组织能够被演绎为“政府牵头、官方主办、企业援助”的模式。利益让政府和其关系企业成为各地马拉松赛事的踊跃推进者,官方背景的中国田径协会不仅承担了所有赛事的审批、监管,仍是不少赛事的主办和运营方,有利益输送之嫌。中国田径协会和由国度体育总局实际控股公司成立的中奥路跑体育治理有限公司承办了北京、宁夏、贵州等地的马拉松。承当上海马拉松赛事运营的上海东浩兰生的大股东是上海市体育局和国资委。值得留神的是,这次被官媒质疑“钱多不能买路”的海口马拉松,主办单位实在是富力地产,而不是当地政府主导。

反观国外,多数马拉松都由非盈利的专业组织经营。这些专业组织领有丰盛的赛事组织教训,但并不可能得到超过赛事实际需要的政府帮助,天然也无权长时间地适度盘踞途径。比方,历史最长久的波士顿马拉松由非盈利的波士顿田径协会运营;东京马拉松由非盈利机构东京马拉松基金会组织、由东京活动基金会运营;伦敦马拉松则由非盈利机构伦敦马拉松慈悲基金会所属的伦敦马拉松有限公司组织。该公司会将每年组织马拉松赛事运营的盈余上交给基金会,再由基金会决议赞助伦敦市内需要资金的娱乐运动。仅2014年,伦敦马拉松有限公司就上交了480万英镑盈余给基金会。

国外马拉松组织者不仅要获切当地政府批准,还要事前自动和社区居民沟通,取得其认可;政府批准,社区居民不认可,马拉松也得改道:2012年,纽约一社区居民投票“不再欢迎纽约半马”,纽约半马第二年就必须绕道

和中国处所政府举办的马拉松赛事不同,国外的赛事组织无比器重和当地社区居民和商户和事先沟通。英国有名的巴斯半程马拉松的组织者安德鲁·泰勒(Andrew Taylor)在接收《跑者世界》杂志采访时就表现:“咱们花了不少时间咨询当地居民团体,居民个人和贸易集团的看法。比赛得到巴斯市议会批准后,还给比赛线路沿线所有的商户和住宅充分的事前提醒。你处置这些事件越专业,当地居民就越偏向于支撑你的比赛”。

美国公路跑者俱乐部(Road Runners Club of America)也在其《平安道路竞赛指南》(Guidelinefor Safe Road and Trail Races,以下简称)中倡议赛事组织者,保护和当地居民和商户的关联十分主要,必定要征询可能受到影响的个人或组织。组织者必须以明白的事条件示哪条街道会被封闭,赛事线路有多长,以便其做失事前调剂减少为其顾客和亲友造成的不便。《指南》还特殊指出,赛事线路周边的住户应当通过传单或上门访问的方法被告诉赛事信息,或至少提前在社区供给明白无误的告示。

即便得到了当地议会或政府的许批准,如果得不到线路经由地域居民的认可,马拉松赛事仍然得迫于大众压力修改线路。比如,在2005年到2012年间,纽约半程马拉松都将终点设置在巴特利公园(Battery Park City)。但2012年赛事停止后,巴特利公园的社区委员会投票发布“不再欢送纽约半程马拉松”,2013年组织方不得不将终点改设在海港(Seaport),绕开了巴特利公园。

由当地议会指定的独破机构对赛事进行危险评估,组织方必需采用办法最小化对居民烦扰跟保险风险:在英国,马拉松甚至要斟酌尽量不打搅沿路教堂晨间弥撒

对在相似马拉松的赛事,英海内政部专门出台了存在行政效率的规定《道路和公共场合运动活动安全领导》( The Good Practice for Small and Sporting Event taking Places onHighway, Roads and Public Places)。该文件规定,介入人数超过499人的大型活动必须由当地议会的独立安全性评估小组(Safety Advisory Group)对赛事安全措施和对当地居民的影响进行评估。只有赛事安全措施能实现对环境和居民安全性的最小化影响,赛事才干得到批准。好比,必须为应急车辆计划线路,以保障居民和参加者的安全,防止类似2012年广州马拉松选手昏厥,救护车20分钟后才到,终极选手不治的悲剧。这些划定事无巨细,赛事组织方甚至需要提前接洽教堂断定比赛时不弥撒、婚礼或者葬礼进行。假如当时教堂中有支配类似仪式,组织方必须为这些典礼做出特别的道路支配,以保证典礼的畸形进行。

英国黑斯廷斯半程马拉松的组织者埃里克·哈德威克(Eric Hardwick)就曾在流露,有6间教堂曾表白过对马拉松干扰其晨间弥撒的担心。但通组织方直接上门与之沟通,问题也得到了有效的解决:部门教堂将晨间弥撒提前半小时以避开马拉松人流,局部教堂甚至直接把唱诗班放到了路边为选手唱圣歌。

在线路设计和时光部署上,组织方也须要尽量减少对居民日常交通的干扰:和海口马拉松一样,纽约半程马拉松组织方也曾设计过一条通过大桥的线路,但纽约警方以干扰交通为由谢绝同意

英国《道路和公共场所运动活动安全指点》还规定,在道路和公共场所举行的任何运动活动都必须尽量避开交通的 顶峰时间;如果无奈避开车行线路,赛事的线路也要尽量使用左转道(英国灵活车靠左行驶),尽量避免歧路,以减少交通凌乱。这既是为了保证参赛者的安全,也是为了尽量减少对居民日常生涯的干扰。

依据美国《安全道路比赛指南》,美国马拉松赛事的线路设计和时间安排也必须考虑尽量减少对日常交通的干扰。达拉斯马拉松就曾与2012年和2014年两度为减少道路管制修改线路,其中2014年更增强调了对步道(trails)的应用,试图进一步对道路交通的干扰。旧金山马拉松则以分批起跑的方式缩短交通管制时间:速度较慢的选手于上午5:00起跑,较快的选手则于6点起跑。纽约半程马拉松的组织方曾设计过一条通过布里克林大桥的线路,但纽约警方考虑到对大桥这类交通咽喉进行交通管制可能带来的交通梗塞,并未批准该线路。相较之下,这次海口马拉松对当地一座大桥进行交通管制作成交通不畅,高低不言自明。(周蔚)